Vincy

舒克贝塔_summer·LoFoTo:

《诺丁山不懂寂寞》

这里正是电影Notting Hill里出现过的Portobello市场,这个市场总是熙熙攘攘的。我们在咖啡馆休息的时候看到这位孤独的大爷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很久很久。他会主动跟路过的人搭讪微笑,当顾客很多没有空位,他都会主动邀请他们坐到他旁边的位子。诺丁山的热闹强烈地碰撞着他的孤独,也许他眼睛累了,也许他想到了伤心事,他很快地抹了下眼睛,这一瞬间被幸运地记录下来。

英国这边有很多孤寡老人,曾在不同地方都遇到过他们,他们很喜欢跟人搭讪,很容易打开话匣子诉说他们的故事。很明显可以感受到他们是寂寞的,如果你在英国遇到他们向你打招呼,请不要躲避还以一个温暖的微笑。

Comme un Poète:

Bronica sq-ai + Fuji 160NS 120.

鄂温克族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部落,从满归跟着他们的老酋长搬到了莫尔道嘎。这一趟来有很多的失望,对人,对这地方。但驯鹿是一样的,只有他们没有变。

邹亮昱•photograph:

《阿联酋初体验》

 未来世界


从迪拜塔顶的观景平台往下看,我在想这是不是就是科幻影片中的未来世界。

Yakulet-chihato:

拍完这组片子我就被校保卫处的叫住盘问了。

引发了一系列不开心的事端。

2014年我最喜爱的十张照片

PP鲁:

真是倏忽又一年。


2014年对我来说基本分成两半:前半年,人在澳洲,第一次长期旅居国外,我尝试着一个人在这片大陆上穷游,拍了不少色彩丰富的照片,也一路经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后半年回到死气沉沉的北京,基本停止了拍照活动,一方面迫于找工作的压力,另一方面也发现自己再找不到以前那样拼命拍照的激情了。所以,这是10张澳洲的照片。


1 国立大学的University Avenue,学校的主干道。刚到达这里时,路上的行人,街旁的小店,还有我最痴迷的迷人的光线,这里的一切都让我兴奋不已。我认为,这里应该是国立大学最美的地方。



2 第一次在国外住青年旅社,却又是一段传奇的经历。青旅名为Captain Cook,那晚旅途劳顿,冲完澡正想早点睡觉,没想到楼下的小酒吧吉他架子鼓噔噔噔开唱了,澳洲小青年一夜笙歌刚刚开始。倒是听到几首曾经的偶像Green Day熟悉的旋律,《21 Guns》《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我心想又是哪个山寨小乐队翻唱呢,能不能给我歇歇,让我早点睡觉,眼见都快一点多了,楼下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睡不着,跑去公共空间找人聊天。等音乐终于安静了一些,突然从楼下酒吧蜂拥而上一大波人,整个人连头发都冒着酒味,兴奋地冲公共空间的所有人嚷嚷着“Greeen Day, it's Green Day!”  查了Facebook才发现,原来是Green Day本尊们本大驾光临这家小酒吧了,我竟然不知道。要知道现在他们演唱会门票要一百刀呢啊,我就这样与摇滚偶像只隔一层楼板,擦肩而过了...



3 澳洲最不缺少的就是色彩瑰丽的晚霞。那天我一个人跑到堪培拉的国会山,没有前景,那我就亲自上阵了!曾经,我也是个瘦子。现在我不仅胖了十多斤,而且特别怀念那些拉开窗帘就是蓝天的日子。



4 恰逢堪培拉有热气球表演,那天起了个大早,出发的时候外面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没想到后面我们竟然遇到了十分罕见的彩虹。热气球升空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位父亲兴奋地和他的两位孩子一起抬头细数热气球的数目。拍完这张照片,自己已经热泪盈眶:在年少的孩子眼中,父亲永远都是这么有趣,他带着我们全家出游,给我们睡前讲故事...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认识,似乎都来自我们伟大的父亲。希望将来的一天,当我也成为一个父亲的时候,我一定要带着孩子,一起来看热气球点亮彩虹天空。



5 复活节假期,有幸和两位歪果仁人拼车走了一趟大洋路。一位地道加拿大小帅哥比我更痴迷摄影,另一位就是图中的加拿大籍法国姑娘。这两位和其他很多来澳洲的人一样,都是持有打工签证,通过打工赚的钱来维持游玩的费用。说起摄影,小帅哥虽然没有特别贵重的摄影器材,但是比我还热情,他们喜欢徒步,喜欢亲近自然。并且不知道通过哪儿的途径,五千澳元搞到一辆99年的路虎,一路上一直跟我们讲他的环游世界的梦想。另一位女生大学本科,休学一年出来,一个人异国旅行,也不怎么讲英语,所以一路上只用“Yes”和“No”回答所有的问题,最后报以一个呆萌呆萌的微笑。每次我们停车在一个景点,然后疯狂用相机拍照的时候,她一个人安静地跑到海边,不自拍也不拍风景,就那样简单地坐在沙滩上听海。我总觉得她有什么心事,只是一直不在我们面前吐露出来。所以我觉得应该把许巍的那首《曾经的你》唱给她听。遗憾的是,一路下来,我竟然没有一张和两位拼车同行者的帅气合影。



6 墨尔本。抵达这里之前,对这个南半球的艺术之都十分期待。



7 阿德莱德,让人窒息的晴空。在这里我决定一个人乘坐30个小时的大巴车,前往澳洲的中心Uluru。



8 澳洲的中部,跟团游玩了Kata-Tjtua国家公园。结识了这位法国建筑设计师,30岁,新婚蜜月,带着老婆来澳洲租了个房车旅行。团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大家对我很友善,分享各自的生活。有一位巴西大胖子和英格兰美女都是辞职旅行,放弃了积累已久的工作,并且对我说“再不出去看看世界,自己就要老了”。对,这就是他们的人生,再不出去看看世界,自己就老了。



9 大堡礁出海三天。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潜水,在肉眼可见的星空下和一帮老外在甲板上吹伏特加。此行最精彩的,还是自己如何机智地破坏了同行好哥们和空姐的一段姻缘,仔细说来又是一个精心动魄的故事。



10 澳洲最后的那段日子,对胶片跃跃欲试,千辛万苦凑齐了相机和胶卷。扫出来之后才意识到,胶片和数码,没有什么区别,摄影最重要的不是这些物质层面,而是对这个世界的感悟。这种感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拍下来,然后赋予照片意义,或者拍摄时就赋予他们意义。




我觉得这一年,在摄影方面,收获最大的就是,看清自己不适合拍什么;也逐渐明白了摄影之前,要先学会做人。去年的时候,以为摄影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现在看来十分可笑。对于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学会与人交往的艺术。


身在阴郁的北京,现在的我很少拿出相机,也丧失了曾经的热情。


于是,把签名改成了“莫忘初心”,希望自己在迷茫的时候,寻找最初的热情,以激励自己,继续认真拍下去。

千阳:

兜兜歪着舌头吐热气的时候,我知道,正值可爱的盛夏了

冰镇饮料,西瓜和空调,兜兜已恋上Sprite

耳屎女王在微信上面没好气地吐槽,自己像随身wifi一样时刻飙汗

幸好太远我搜不到你的讯号

《后会无期》的档期越来越近

这是今夏在世界杯之后最盛大的期待了

简阳开往成都的列车由于前路段的塌方,晚点了七个小时

太多时候,结果,根本就不受控

担心也无济于事

所以只管用力地去奋斗,去爱,去吃,去拉屎,去跳舞,去歌唱

带着小偏执,青春无悔